企业礼品定制、订购热线:0532-82861626
[请登录]   []  
您还可以使用以下帐号登录:
[免费注册]
批发、团购的客户,请您拨打团购电话0532-82861626获取产品最低价格,量大优惠,部分产品5折起-青岛市内送货上门! 礼品定购流程:网站浏览产品 → 咨询最低价格 → 签订购货合同 → 付款送货

份子钱10年翻一番 低保户每年送礼花千元

发布日期:2012-11-21


一个月要随多少份子钱?婚丧嫁娶、乔迁升学、满月过寿,对于很多人来说,五花八门的份子钱越来越成为一种难以摆脱的沉重负担。对于大多数工薪族来说,因为交际面和生活圈子的相对广泛,份子钱也就成为日常开销中一个无法忽视的环节。来自省内某杂志社的一份读者问卷调查显示,十年前兰州市区内一般同事和朋友间的份子钱大多是50元到100元,而现在一般的份子钱都在200元以上。

“我们单位人多,事也多。几乎每个月都要随上千块钱的份子钱,我刚参加工作,这可真是很大的负担和压力。”在政府部门参加工作刚两年的刘刚苦笑着说“伤不起”,他戏称份子钱让很多工薪族成了“月光族”。据记者调查,随着份子钱日渐看涨,一些市民感觉人情债越背越重。对于那些城市低收入家庭来说,份子钱是为面子而丢“里子”。渐涨渐高的份子钱已经开始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了。

份子钱10年翻一番

“礼尚往来,这也就是一种传统习俗吧,多少年来一直这样。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要改变什么。”采访中,很多人都这样说。

在记者调查中发现,提起份子钱,很多人都觉得这属于人情世故、礼尚往来的范畴,很少有人能真正说清楚每年究竟随了多少份子钱。但大多数被调查者在和记者交流时都有一个共识:这些年兰州市内的份子钱比十年前几乎翻了倍,随礼的频率也越来越高。

“10年前一般同事或朋友的礼金也就是50块钱到100块钱吧,现在至少得二三百元。”甘肃正天合律师事务所谢宗高律师告诉记者。据谢律师分析,份子钱翻番的最主要因素是物价上涨等客观因素而水涨船高。“十年前一桌酒席才多少钱?现在一桌酒席要多少钱?翻了不止一倍吧。从这个角度看,份子钱还是赶不上酒店的涨幅。”

“这还不是主要的,这几年人们对社会交往的热情好像一下子高涨了起来,随之各种五花八门的宴请也就不期而至。在我们的传统习俗中,过去只有在婚丧嫁娶的时候才会去邀请宾客,热热闹闹办事。现在却是只要有个由头就会想起请客,小孩满月、老人过寿、升学当兵等等,过去很多纯私人化的聚会渐渐成了一种社会约定的习俗了。”谢宗高认为,这种有着很广泛社会约定背景下的习俗“往往令人很难拒绝”,这也就形成了现在这种“因为份子钱而让越来越多的人感觉伤不起”的烦恼。

人情费越来越贵

人情是个债,对于中国人来说,维护基本的人情世故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主要方面。在工薪族都普遍感觉到苦不堪言的同时,城市低收入者是如何看待越来越多的份子钱?

“我们一家四口人,都吃低保。妻子长期有病,两个孩子在外打工,收入也不高。每年光搭礼就得好几千块钱。对我这样的家庭来说,这绝不是个小数目。”54岁的魏周杰说。魏周杰是省建二公司的下岗职工,眼下在市内一家私营企业做门卫。“现在我这个年龄,正是随礼的高峰期。以前的同事小孩结婚、老人过世都要去随礼,这几年加上考学、搬新家、小孩过满月等,几乎每个月都有这样那样的事情,推都没法子推。”老魏告诉记者,几年前一般的随礼也就是100块钱,这几年越来越高。

“现在请客的酒店消费都很高,礼金少了确实也拿不出手,只好随大流了。”老魏说。一年算下来,对这个年收入不超过3万元的家庭来说,几千元的份子钱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“苦不堪言却又无可奈何。”老魏说。

理性应对从众心态

这些年随着婚宴举办档次的不断提高,兰州市内各大酒店赴宴宾客的份子钱也日渐高涨。

据记者调查,市内大多数酒店单桌婚宴酒席的价格都在千元左右,而宾客随礼的份子钱也都是以200元起步,普遍都在300至500元之间,不少随礼的宾客在推杯换盏中背负着“甜蜜”负担。据记者调查,过去市民的人情消费对象大多数是亲友之间,现在已发展到同事、同学、邻里等各个层面。人情消费范围也在不断扩大,原先大都在婚丧嫁娶、逢年过节时送礼,而如今已涵盖过生日、订婚、孩子升学和参军、职务升迁、开业庆典、乔迁新居等,只要沾一点边儿就要摆上几桌。

提起份子钱,在新闻单位工作的孙先生感触颇深,他戏称自己经常会“被搭礼”。“现在社会是个多元社会,新闻单位又是个流动性很强的行业,接触的人层面广,被邀请的机会也就很多。有些人其实并不是特别熟,但往往有事总会想起来。既然别人邀请了,不去又不好意思。这样的事几乎每个月都有几次。”孙先生告诉记者,今年最多的时候一个月随出的份子钱超过了他一个月的工资。

在孙先生这种无可奈何的背后,折射出的是一种当下很流行的从众心态。“在中国人的传统礼仪中,受邀请是很荣耀的事情。表现在像结婚、丧事等关护个人大事的时候,亲朋好友总会有不同程度的支持,但这种支持从一开始更多是在精神层面上的一种礼仪。”兰州大学关琳老师认为,礼尚往来、人情世故本无可厚非,但当这种习俗泛滥成势,并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困惑的时候,确实需要反思。

“份子钱的变迁说穿了也是当下市民消费观的一种变化。既然是一种大众观念,还是希望能够回归到大众层面。不论是请客者,还是受邀者,以理性来应对流俗,不要让份子钱变味。”关琳说。


■后记


2011年,《中国青年报》社会调查中心通过对3325人进行的在线调查发现,52.5%的人经常“随份子”,但仅7.6%的人“支持”这一行为。受访者中,57.2%的人来自中小城市,32.0%的人来自大城市。


“中国是一个伦理本位的社会,人情和面子在人际交往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。人情消费虽是传统习俗,但如果和奢侈浪费、攀比斗富等挂上了钩,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了。”原甘肃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、社会学家张克复先生认为,在市场经济的影响下,现代社会对传统文化的冲击让“份子钱”虽然包装没有改变,但内容却变了很多。一些人“随份子”的目的,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单纯的人情往来,往往掺杂了许多功利性的因素,这是最不可取的。

商品分类

一周销量排行榜

最近浏览过的商品